全球第二例猪心移植患者六周后死亡,手术团队回应

  全球第二例接受猪心移植的患者劳伦斯·福赛特 (Lawrence Faucette) 在手术六周后去世。他的存活时间没有超过首例接受猪心移植手术的患者,首例患者在接受手术后存活了两个月。

  针对第二例猪心移植患者的死亡,为其进行手术的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表示,最近几天患者的心脏开始出现排异反应的迹象。

  马里兰大学人工器官实验室主任吴忠俊教授 11 月 1 日给第一财经记者的邮件回复中写道:“患者(福赛特)在手术后取得了显著的进展,并接受了物理治疗,与家人共度时光,他还可以与妻子打牌。 最近几天,他的心脏开始出现排异反应的初步迹象——这也是涉及人体器官传统移植面临的最大挑战。”

  吴忠俊说,尽管医疗团队尽了最大努力,患者最终还是于 10 月 30 日去世,目前死因正在调查中。“检查所有可能的原因需要一些时间。”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还称,福塞特的遗愿是希望人们能够充分利用异种移植的经验,造福无法获得人体器官的心脏病患者。

  58 岁的福塞特于 9 月 14 日出现心力衰竭症状后首次入住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由于他的病情使他无法获得人体心脏,六天后福塞特接受了实验性的异种移植手术。

  在接受移植后的一个月内,他的医生表示福塞特取得重大进展,心脏功能良好,并已停用一切支持心脏功能的药物。“没有出现感染的证据,也没有出现排异的证据。”为他进行手术的团队 10 月 20 日首次对外公布了福塞特接受移植后的情况。

  医生还对福塞特进行了实验性抗体治疗,以进一步抑制其免疫系统排异反应。在移植手术前,为了避免免疫排异反应,心脏移植所用的猪已经敲除了 10 个基因,以更好地适应人体的免疫系统。

  上海市器官移植重点实验室主任朱同玉认为,异种器官移植最大的障碍是人体免疫系统的排异反应;此外,如何在保持患者免疫系统受抑制的同时对抗感染,一直是器官移植学面临的一大难题。

  全球首例猪心移植患者贝内特的尸检得出的结论是,他因“一系列复杂的因素”,最终死于心力衰竭。 《柳叶刀》发表的一项案例研究还指出,有证据表明,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以前未发现过的猪病毒。

  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团队密切关注猪心脏在患者体内的情况,并一直在使用一系列尖端的血液测试对患者进行检测,包括使用 DNA 测序仪扫描进行血液检测,寻找漂浮的猪基因片段,以及数百种细菌和病毒的感染痕迹。

  “异种移植真正大规模推广到人类,还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朱同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异种移植仍然有很多限制,但是从这两例患者身上,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希望和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