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在中国发布了最大产品,处处都有 iPhone 的影子

  硬哲学是爱范儿报道产品设计的栏目,我们希望剥离技术和参数的外衣,探求设计与人文的本源。

  温州 Apple Store 开业的两个月前,苹果零售业务副总裁 Deirdre O’Brien 就在媒体采访中放出了消息。不久后,一张带有温州本地特色的海报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直至开业前三天的凌晨,蓝夹缬的布面围挡才被拆除。直至各路博主和媒体齐聚鹿城,这家崭新的门店才揭开它的面纱。

  几乎每家 Apple Store 的开幕,都沿袭 iPhone 发布时相似的传统。这个史上最大的苹果产品,既无法批量制造,也无法购买,但苹果却按照消费电子产品级的精细程度去打磨材料,考究细节,申请专利,甚至不断升级与迭代。

  Apple Store 的迭代需要耗费数年时间。正如 iPhone 拥有数字、Pro、SE 型号,Apple Store 也有自己的产品线,比如 Classic、Vintage,系列下还有升级款和简化款,比如 Classic Upgrade、Vintage D、Vintage D.2。

  作为中国发布的第 56 个新产品,温州零售店展示了 Apple Store 最新的设计成果——Vintage E,目前全球仅有两家门店采用此设计。

  Apple Store 迎来最大改变,但肉眼看不见

  新门店是一家店中店,坐落于温州瓯海区万象城一楼。

  透过窗明几净的玻璃,温润的水磨石、暖色的橡木桌和鳞次栉比的产品显而易见。

  不为人知的是,这些建筑材料背后的「绿」。

  地板是 Apple Store 的主要消耗材料。最初 Apple Store 采用的是浅色木地板,但乔布斯觉得过于平庸。他受意大利佛罗伦萨人行道上灰蓝色石头的启发,决定从附近的山区开采石料,让设计师挑选颜色、纹路和纯度符合要求的石头,并进行切割和标记。

  然而,符合要求的石头只有 3%,随着门店数量的锐增,原有的石料供应不足,Apple Store 才转而采用白色大理石骨料水磨石地板。

  这种地板由树脂基材与大理石碎片、石头、玻璃混合而成,经历了混合、倒模固化、打磨抛光等过程,最终呈现出典雅高级的质感,耐磨层达到 AC6 级,缝隙极少。

  然而,这类基材通常以石油为基础,不容易进行生物降解。

  为了,苹果采用了一种生物树脂,混合了来自意大利和希腊的骨料以及来自英国的回收玻璃,减少对化学树脂的需要。

  在能源密集型的建筑行业中,煤炭和石油等化石燃料不可或缺,无论是钢铁还是水泥,都需要燃烧大量的化石燃料,从而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水泥钢铁的化学反应中,也会释放大量二氧化碳作为副产品。

  苹果的做法是,减少对石油化学及碳密集材料的使用,采用可回收可降解的植物基材料。例如,天花板遮阳挡板采用植物基材料,而不是金属。

  植物基材料离我们并不远,餐饮行业里已经普及的 PLA 吸管就是一种植物基。它通常是利用玉米淀粉、甘蔗或木薯为原料进行发酵和聚合而制成,使用后能被自然界中微生物完全降解。

  新门店在可持续方向的实践,与苹果制作电子产品的原则没什么不同。

  塑料是电子产品中最大化石燃料,为了不额外制造塑料,苹果喊出「所有的产品都不再向地球索取原材料」的口号。比如 iPhone 天线条的塑料,就来自于回收的塑料瓶。

  为了完全消除 iPhone 包装中的塑料,苹果花了三年时间研发罩光涂料,取代塑料覆膜。这项新工艺帮助苹果减少了 1100 公吨塑料的使用和 2400 公吨二氧化碳排放。

  苹果还定制开发了一款高分辨率印刷机,可直接在包装盒背面进行印刷,以替代贴纸标签。这使得 iPhone 15 包装材料中纤维占比提升到 99%。

  苹果甚至介入原材料制造过程,例如 2018 年投资的一家研发无碳铝金属冶炼技术,可以让铝金属的生产过程中不产生温室气体,而是氧气。

  Apple Watch 是第一款实现碳中和的产品,原因在于它体积小,更容易完成可持续的目标。

  而作为苹果最大的产品,Apple Store 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Apple Store 的「人机交互界面」

  关于 Apple Store 装修费用,有很多都市传说。尤为出名的莫过于曼哈顿第五大道 Apple Store 标志性的玻璃立面,据说一辆扫雪车曾撞裂了一片玻璃,最后产生了一栋房的维修费用。以致于人们常常揶揄,Apple Store 里最实惠的东西是 iPhone。

  同样是在装修上登峰造极,但 Apple Store 并不会像某些奢侈品门店让人望而却步。Apple Store 的人声鼎沸已是常态,但消费并非所有人造访的目的,路人被吸引进店,把玩新款手机,或在树下小憩,都已是常态。

  ▲ Today at Apple 的桌子集成了扬声器、USB-C、3.5mm 及 HDMI 接口

  这是苹果喜闻乐见的。在设计者眼中,店面设计是一种界面,它的目的是让顾客觉得舒适和愉悦。正如 iPhone 对于性能与工艺的追求,并不是只是为了彰显财力与品味,更是为了服务于卓越的软件交互。

  产品不仅仅关乎硬件,还有软件和服务。

  如果说材料、装潢展现了 Apple Store 的底层硬件。那么,店面布局、导航系统、灯光系统便是 Apple Store 的人机交互界面,取货、售后、Today at Apple 则象征着它的软件和服务。

  UI

  标牌和导航系统是 Apple Store 的 UI。新设计的导航系统更加简洁明了,方便顾客找到所需的区域和服务。

  主屏和壁纸

  墙面设计和灯光系统构成了 Apple Store 的「主屏和壁纸」。

  墙面设计决定了用户进店的第一感受。苹果放弃了此前石英或石灰岩墙壁的墙面设计,而采用橡木木板和木柜将四周墙体包裹起来。这让整个店面的基调有了显著的变化,电子产品的冷峻被一种暖意取代。

  门店左侧的 Avenue 长廊也融入到墙体之中。苹果参考了艺术馆式的布局, 手机壳、AirPods、甚至一根数据线都有别出心裁的造型,参观的顾客仿佛在鉴赏一件件艺术展品,而非普通的消费电子产品。

  iPhone 的秩序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苹果规范了第三方应用的设计,所有上架 App Store 的应用统一采用了 1024×1024 像素的图标尺寸,苹果甚至设置了 App Store 评审指南和人机接口指南。

  这种原则被延续在 Apple Store 的货架上,第三方配件需要也需要符合苹果的包装标准,比如基础色必须为白色,采用更简洁的字体设计,特定商品要求能够在不拆开包装的情况下露出商品的样子。

  照明是营造氛围的重要手段。在温州店里,苹果放弃了软膜天花的设计,而是采用了一种新的线性挡板天花板结构,在提供照明的同时还能兼顾声学考量。照明夹在各个白色挡板之间,保障产品绝对光鲜的方式呈现在顾客面前。

  设计者平衡了自然光和地板、玻璃、金属墙面的反射光,使得整个空间犹如柔光箱一般让人感觉柔软。就像 iPhone 打开了「原彩显示」,顾客会觉得这里和户外融合在一起,会不自觉地走进来。

  交互和响应

  这家 Apple Store 的陈设也采用了新设计。

  右边内侧设置了 Pickup 到店取货区域,这是一个类似中药房的设计,满墙的柜体用于存放顾客网上下单的产品。

  颇具巧思的是,下方的抽屉支持双向打开。当用户在网上下好订单并选择到店取货时,员工会将产品从后台一侧放入,用户到店后则从柜台一侧取出。

  这种缩短交互路径的方式,就好比 Apple Watch app 的预加载,在你还没有打开时,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服务

  早年,受丽兹卡尔顿酒店礼宾部的启发,苹果团队决定建立一个融礼宾服务台与吧台特色于一体的服务设施,来承担售后的作用,苹果给它起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名字——天才吧(Genius Bar)。

  在 Apple Store 历史的沿革中,天才不断涌现,但吧台却消失了。

  新的门店恢复了 Genius Bar 的实体柜台,甚至连当年原子结构的 logo 也一并回归。

  吧台提供了两种不同高度的桌子,以适应不同身高、不同姿势、不同身体状态的顾客。这就像是 iPhone 可以调节字号一样。

  ▲ 店内广告幕布的边框犹如 iPhone 屏幕边框,桌椅倒角浑圆一体

  无障碍和通用设计

  通用设计(Universal Design)是温州 Apple Store 的一大设计原则。它要求设计者「思考人们所拥有的所有不同能力,无论是认知、移动性、听觉还是视觉,并试图将其作为一切的指南。」

  这与苹果交互设计文档的描述异曲同工,通用设计的通俗解释就是,设计应该为所有人服务。

  方便轮椅通过的通道、随时取用的助听设备、为视障和听障人士准备的课程,都是这一原则的体现。

  无障碍设施并不只是服务于顾客,两名残障苹果员工也能在开放的环境中无障碍地展开工作。

  ▲ 进门右侧的 Apple Watch 体验区

  从 iOS 整齐划一的 UI 到 Apple Store 的精心布局,从 iPhone 自适应色温的原彩显示到 Apple Store 的照明设计,从在线的 iTunes U 的教育资源到线下的 Today at Apple 课程,从 iOS 丰富的辅助功能,到店内完善的无障碍设施,Apple Store 的种种设计细节,你几乎都可以苹果产品中追踪溯源。

  空间即产品

  Apple Store 在全球已达 527 家,但很少有人会说,苹果是一家连锁品牌。

  千店千面是 Apple Store 最大的特点。与之对立的是,走进某些快时尚品牌的门店,你很难分得清它们的差异。

  在快消行业,门店设计常常服务于商品的快速转化。坪效是衡量门店运营效率的基本指标,商家以每平米的营业额去衡量门店的运营效率。

  KPI 往往无法指导决策者做长期价值的事,为了提高坪效,商家可能会尽可能标准化门店的设计、货物摆放的位置,甚至让增加货架以放置更多商品。

  乔布斯主导设计的第一家 Apple Store 就取消了收银台,摒弃了货架,一部分原因是,当时苹果只有 4 款产品,2 款台式机,2 款笔记本。

  在当时,电脑门店都远离市区,人们认为,这种低频消费的商品不该出现在人流密集的商业区。

  乔布斯却认为,产品不是核心,消费者参与进来才是重点。即便 SKU 屈指可数,他还是坚持在市中心区域租一个比 GAP 还要大的店面。占地 600 平,留了大量的空白区域和过道。

  这种冗余延续至今。2017 年,苹果租下华盛顿一家百年历史的图书馆,将其改造成 Apple Store。但苹果并没有干涉建筑内的图书馆和博物馆的经营,甚至额外出资修复该图书馆。

  集商业运营、古建筑保护于一身,既是苹果财力与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也是展现了一种全新的理念:公共空间和商业空间边界正在模糊,它们可以互惠互利。

  在一个以销售为主导的空间里,顾客通常会被销售追着推销,顾客与销售的交流局限在一些「定量」的问题上:这些商品的配置如何?价格几何?我应该如何选购?

  在 Apple Store 的 Today at Apple 免费课程里,苹果更主张回答一些「定性」的问题:你是否学到了新的技能?是不是获得了启发?是否收获了快乐?

  这就是公共空间,你可以工作、学习、休憩,而不用承受来自任何人的期望。哪怕是参与一场活动,你也无需为此买单。

  据说,所有在苹果零售店工作的员工都被鼓励随身携带一张钱夹大小的卡片,上面则会写上「丰富生活」四个字。

  库克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你)在这家 Apple Store 做得最少的其中一件事可能就是买东西,他甚至认为应该为苹果零售店提出一个不含「商店」(store)的名字,以更加符合其社区的定位。

  这背后的商业逻辑非常简单:如果你丰富了顾客的生活,顾客就会用采购作为回报,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当用户会成为粉丝,他甚至会积极向身边的亲朋好友推广你的服务。

  与消费电子产品不同,空间和建筑服务更多的人,它们在无时无刻地跟城市、社区以及人进行隐性的沟通。

  这就是为什么苹果把 Apple Store 纳入产品设计流程,不惜重金打造每个门店的独特面貌,让门店暗合城市的底蕴文化,让门店融入社区。